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马报 > 正文

郝景芳谈前沿科技:我想让更多人对未来做好准备

发布时间:2021-11-07

  著名科幻作家郝景芳以其横跨多个领域的经历而一直备受业界关注,除了科幻作家、雨果奖获得者这一让其广为人知的身份外,她还是清华大学天体物理学硕士、经管类博士,近年则以全人教育的理念致力于教育理念的推广与实践。

  郝景芳,2016 年凭借短篇小说《北京折叠》斩获第74 届雨果奖中短篇小说奖,是继刘慈欣后享此殊荣的第二位华语作家。

  涉猎如此多领域,她依然保持着对前沿科技纯粹的喜爱,搜狐文化《文艺青年的101种生活》栏目第19期对话郝景芳,聚焦她的新书《中国前沿:不如问问科学家吧》,听她讲述自己的思考与发现。

  面对人们对AI是否终有一日会取代人脑的担忧,郝景芳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她提到,目前的AI只能做到简单指令的学习,无法像人脑一样做到多重感官配合做出复杂判断,科学家们目前已经在深入地研究真正的类脑智能,试图从真实生物体的大脑中找到灵感,但总体来说,目前AI距离科幻文学、影视中呈现的水平还差距很大。

  谈到另一个新兴的基因编辑技术,她直言,基因美化这一想法在日后技术成熟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实现,届时人们有权对自己的肤色、身高等特征进行微调,类似于现在的美容。但她同样提醒,人类基因尚未被完全揭秘,许多性状也非单一基因所能决定,一旦在研究未成熟的情况下贸然改变了某一段基因,可能会触发连带反应,造成身体疾病。

  被问及跨界的原动力时,郝景芳把自己的经历划分为了毕业前和毕业后。学校里的她忠实地遵照自己的好奇心做抉择,怀揣对宇宙的好奇取得了天体物理的硕士学位,进而又因为好奇数学模型在人类社会中的表现,投身经管学院攻读博士。她提到,毕业之后她更多从社会的需求出发,用自己的知识去填补需求的空洞。“如果因为我的某些举动,让一部分人的生活变得更好,那我就会去做。”她说。提到即将面世的新书,她更是说“我希望通过这本书,可以让更多的人对未来做好准备。”

  作为跨界学者,郝景芳身上鲜明地集中了逻辑思维和发散思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让它们各得其所。她提出,在大众认为最严谨的科学研究中同样需要发散思维去思考各种可能性,而大家心目中最需要天马行空的科幻小说中,同样需要严谨逻辑去帮助构建一套自洽的世界观,这两者从来都不是泾渭分明的,想要做出一件出色的作品,需要两种思维共同的努力才能实现。

  被问及前沿科技是否给她的创作带来灵感时,郝景芳慷慨地分享了她的新作《宇宙跃迁者》当中两个主角的人物设定,他们身上已经有了非常多智能的芯片帮助他们联络,同时能够非常快速地调用外骨骼帮助他们进行格斗。这都是目前正在攻坚的前沿科技。郝景芳提出,作为科幻作家,经常关注前沿科技的进展,对于自己的创作是非常有好处的。

  郝景芳把科幻背景架构比作幕布,而自己作品中的主角则是舞台上的演员。她提到自己非常关注科幻背景给自己带来的思考,拿丛林法则举例,她认为人类一定有一些特质超越了大自然的弱肉强食这一法则,才得以脱颖而出,获得进化的机会。作为科幻作家,她会特别地关注这一现象背后的成因,再联想到人与人的关系。这些思考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为她创作人物故事的灵感来源。在她的脑海中,一个故事从对科幻原理的兴趣开始生发,层层思考发散,最后落到纸上的是人物的悲欢离合。

  提到国内科幻的发展时,郝景芳举例日本和欧美的科幻发展作比,她提出日本和欧美的科幻之所以能受到大众的喜爱,还是依托了发达的动漫和影视作品,这些大量级的传播品扩大了科幻的影响力,进而影响了科幻文学的受众。作为科幻作者,她很愿意和国内影视动漫合作,共同推出好的作品,她同时强调文学有其独特性,并非专为影视服务,而是应该并驾齐驱。

  对话中,郝景芳强调,国内的科幻想要获得长足的发展,需要这些百万、千万级的影视、动漫作品和文学一起构建完整的生态。